问答合集Ⅰ∣双耳助听器在嘈杂环境中聆听效果如何?

发布时间:2018-12-21 14:03:40来源:耳朵树作者:耳朵树翟飞浏览量:554

以下问题来自耳朵树综合群家长们的提问,由耳朵树听力师翟飞老师进行解答,答案仅供参考。




对单侧听神经病有什么建议?需不需要植入人工耳蜗?

翟飞:儿童听神经病诊断标准是引出耳蜗电图CM,ABR结果很差或未引出,如果有引出DPOAE作为佐证更有把握,除此之外MRI检查出听神经形态异常。

成年人听神经病的话,纯音听力较好但言语测试结果很差,检查ABR结果显示很差或未引出,可以做简单判断。

如果是听神经病,需要考虑的是问题性质和问题位置,目前的检查要准确判断很难,助听器效果有限,植入耳蜗的效果没有保证,但除了耳蜗可能有效之外,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我的建议是,了解清楚所有情况,如果推测植入耳蜗效果可期待,可以植入耳蜗。


我家宝宝4个月,3个月检查听损100分贝,属于极重度听损。最近几天开始追声,浅睡眠的时候喊他或者摇拨浪鼓他就会睁眼,大的动静也会被惊吓,像这种情况属于高频不好,中低频好吗?

翟飞:ABR测试结果仅反映中高频部分的听力情况,并且会受到孩子测试年龄的影响,目前最推荐以6个月的检查结果作为依据,并且结合多次检查结果协同判断。

想要得到孩子的详细听力情况,需要结合主观测试和客观测试多种检查,目前得到的信息太少没办法判断。

感性上来说,也许孩子的听力并没有那么重,但也不至于太轻,毕竟我们普通说话的声音就已经有60左右了。


我们家宝宝6个半月,三个月听力测试,左耳105分贝,右耳105未引出。左耳配戴助听器干预可以么?

翟飞:初步判断听损是很严重的,稳妥起见再尝试做行为测听看看结果,主要是看低频的听力具体是多少,这个有助于判断双模式下助听器的效果。

只要有残余听力,都可以考虑双模式,只是双模式的效果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确定。


极重度听损儿童的康复的重点难点在哪里?怎么解决?

翟飞:我只能从听力师的角度去分析。康复的起点是良好的听力补偿,首先你要通过测试来确定助听器或者人工耳蜗的聆听情况,如果发现问题,应该优先解决听的问题,否则事倍功半。

康复的重点和难点,我认为是家长和家庭的参与度,如果只是依靠康复老师带孩子做康复,是非常难做好的,毕竟时间短,用心程度不同。

我所见到的康复效果很好的孩子,都是家长作为康复学习的主力,非常用心带孩子的。方法的话,只能从康复老师身上学习,其实入门并不难,精通非常困难。


我用阻尼听筒听孩子闲置的中功率助听器和正在使用的大功率移频助听器,感觉中功率助听器声音正常,开了移频的声音磁磁响,声音大但是不清楚,孩子听时候会不会不清楚?

翟飞:首先假设两台助听器都是没有问题的,只讨论助听器的声音。

助听器的功率越大,工作的时候就会产生越大的本底噪声,所以中功率助听器的噪声要远远小于大功率助听器,这个是正常的现象。

但即使噪声再大,只要选配合适,噪声都会控制在孩子听不到的区域。具体来说,助听器的噪声可能达到60dB,在我们听起来很大了,但是用这款助听器的孩子听力可能达到了80dB以上,那这个助听器的噪声对孩子来讲就没有任何影响。

再说移频,为什么要开移频呢?因为移频这个东西,目标是把孩子听不到的言语信息给挪过来,所以本来孩子听不到这些,我们开了移频是让孩子听到更多。而我们听力比较好,开启移频之后我们听的声音会有巨大的改变,但对于孩子来讲,其实体验是完全不同的。


孩子16个月主观各个频率50-65之间。第二次进行测听时,孩子对用做主观测听的灯箱工具就不太配合了,这时该采取什么方式进行测听呢?需要教孩子什么方法帮助下次评估调试更顺利呢?

翟飞:这种情况在耳朵树团队里已经被多次提及,现在的孩子智力发育远比以前更快,所以孩子在一岁半左右,可能就会对灯箱失去兴趣,再做视觉强化测试的配合程度就很低,很难得到结果。

为了解决这种问题,耳朵树推荐家长用心教导孩子练习听声放物,争取尽快能够配合游戏测听。


双耳助听器在嘈杂环境中聆听效果如何,能听清说话吗?

翟飞:我认为嘈杂环境要分为不同的等级和类型。具体来说,比如超市和菜市场,属于是日常的一般嘈杂;庙会等大型活动,属于非常具有挑战的嘈杂;交流会议等人多口杂的环境,属于是人说话声音很多的嘈杂环境。

助听器可以应对一般的杂乱声音,但是当声音过于嘈杂或人说话的声音过大过多时,聆听效果就会比安静环境有明显的降低——即使最好的助听器也比人耳差十万八千里。人工耳蜗的降噪其实比助听器还要差。

虽然很困难,但是掌握技巧,调机合适,在特定方向可以听得不错,而其他方向就完全不行了,这就是一种取舍。


人工耳蜗开机后三个月是不是建立聆听习惯的最佳时期?人工耳蜗开机后如何建立聆听习惯,特别是一岁以内的小朋友?

翟飞:从听力师的角度来分析,我认为应该坚持使用助听器,坚持双耳聆听。孩子的学习和适应能力极强,整合能力也极强,基本不会出现不适应。如果出现,大部分是助听器和耳蜗调机在协同方面没有做好。

建立聆听习惯的建议需要咨询康复老师,我并不擅长,不敢乱说。


一侧已经植入人工耳蜗,另一侧也是极重度未植入。未植入的那侧如果不带助听器,多年以后这个听神经真的会萎缩吗?

翟飞:有这种说法,但我认为准确的表述应该是功能退化。这就好像我们多数人惯用右手,左手的灵活程度自然就低;如果失去右手,左手的灵活程度总能训练上来。

一直作为竞争弱势的差耳,没有刺激,大脑就会逐渐忽略其存在,听力可能不会变化,但是聆听能力会降低。


一侧助听器一侧耳蜗,助听器的那侧会不会干扰到耳蜗聆听呢?

翟飞:调机合适的情况下,完全不会,反而会在噪声环境下起到非常奇妙的作用。这个时候助听器单独使用效果是很差的,但是配合耳蜗使用,却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孩子林氏六音中s辨识得不是很好,其他的都还好。s音只有在安静且认真聆听的情况下能辨识到。这种情况会不会导致发音不清楚?需不需要做耳蜗?有什么方法可以练习对s音的敏感程度呢?

翟飞:脱离听力情况没办法谈补偿是否合适,是否需要耳蜗。

在训练孩子林氏六音的时候要考虑孩子的年龄,可能是重复困难,而不是听不清。

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做裸耳测试和助听听阈测试,同时确定助听器是否可以调机,这些都做好之后,应该可以解决很大的问题了。


成人语后聋,植入人工耳蜗后,有什么听力训练的教材和方法?

翟飞:就我所知,喜马拉雅听书就不错,听、读、看结合,每天保持练习,阶段性结合言语测试。

上周三耳朵树推送了一个刚做完耳蜗不久的成人听损的总结的康复方法,可供参考:《耳蜗手术后,可以用哪些App助力康复?》


一侧助听器,一侧刚做完耳蜗,训练听力时,怎么调和两边的听力?需要摘下助听器还是戴着助听器一起练?

翟飞:植入耳蜗后使用助听器,就需要听力师根据人工耳蜗的声音敏感度给助听器进行响度匹配,让两只耳朵听到的声音的大小尽量相同或相似。达到这个目标后,进行双模聆听,效果预计是非常好的。


大前庭水管综合征的孩子,选择哪个品牌的耳蜗合适?

翟飞:耳蜗品牌和前庭导水管扩大综合征没有对应关系,耳蜗品牌方面也没有优劣。

我个人认为对终端用户宣传过多专业知识、概念是不恰当的,毕竟各个耳蜗厂商理论都自成体系,用户很难分辨概念的准确性和片面性。同样一个数据指标,能成为自己嘴里的优势,也能成为竞争对手嘴里的劣势。

但另一个角度,如果完全不讲专业,而是讲用户听得懂的话,又让市场过于不规范,容易满嘴跑火车。

所以,对于潜在用户,只能是自己学习一些耳蜗的知识,去判断。然后根据自己的主观感受去选择。实际上目前市场上的4家人工耳蜗,都是经过验证的。因为不行的产品,进不来这个市场,没人敢做。

终端用户选择品牌,应该更多了解的是医疗团队的经验、经销商的资质、售后服务的书面承诺等。


如果您有听力相关的问题,欢迎加耳朵树客服树先生微信:eartree2018,我们拉您进群,和听力师、家长们一同讨论!

(耳朵树原创,转载请联系耳朵树)



评论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邮箱登录

保持登录